12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周先生 > 6.第 6 章
    【2b小说网 www.2bzy.com

    那天晚上,姜晓一直失眠到凌晨。她的手一直放在小腹上,为什么小豆芽要在她的肚子里芽呢?而且偏偏在这个时候。

    她嘀咕一声,“如果你能晚点来报道就好了。”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周修林的那张脸,心里五味杂陈。

    白天他是在想自己求婚吧?

    虽然有点勉强,不过她还是挺开心的。

    他不爱她,至少说明他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

    高中时,她和林芜还开过玩笑,以后谁先结婚,另一个人要做伴娘。

    林芜还要读研,后面读博也不一定。她自己现在又是这个情况,不知道猴年马月会结婚呢。

    姜晓在床上辗转反侧,凌晨时分,才渐渐入睡。

    周修林从j大离开后晚上回到家,周父周母早已等候多时。

    周母今年五十多岁,气质优雅,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十多岁。“修林,生什么事啊?下午那么着急。”

    周修林微微一笑,“放心,我能处理好的。”

    周母见他神色带着些微疲倦,心里满是心疼。

    周父却不以为然,他像周修林这么大的时候,比他面对的更多。周家的男孩子从小就经历各种训练,心理承受能力要比一般人强很多。尤其是周修林,从小到大就没让他们操过心,什么都能做到最好。从哈佛研究生毕业后,回到国内,开始创业。虽然周家给他提供了不少便捷,但是他现在的成绩也是可圈可点的。尤其是华夏影视是他一手创办起来的,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已经展成熟,几部高质量的作品引来不少关注。

    周修林左右看看,“一妍呢?”

    周母笑道:“生你的气,在楼上呢。”

    周修林道:“我上去看看。”

    他来到二楼,敲敲周一妍房门,里面没反应。“一妍,我进来了。”

    推开门,周一妍坐在沙上,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往日的热情。

    他问:“这趟行程还顺利吗?”

    周一妍抿了抿嘴角,没忍住,“哥,你为什么突然放我们鸽子?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比见我们一家人还重要啊?”

    周修林抬手理了理她的头,“很重要的事,以至于我现在还在考虑明天该怎么做?”

    周一妍没想到哥哥也会有为难的事,“你别总是一个人独当一面,公司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那些经理啊拿着高薪要让他们去办事。”

    周修林笑了笑,“看来你这几年收获不少。”

    周一妍起身,穿上拖鞋,站在他面前,她身影高挑,又有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从来都是大家目光的焦点。“哥,我准备进军娱乐圈。”

    周修林敛了敛神色,“一妍,你不适合。”

    周一妍挽着他的手,“哥,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呢。我已经同爸爸妈妈说好了。我不靠家里,也会闯出一片成绩的。”

    周修林眉头拧了一下。

    周一妍知道他大哥的脾气,像儿时一样撒着娇,“哥,你就答应吧。”

    周修林看着自己的妹妹,不禁想到了姜晓。一妍从小一帆风顺,要什么有什么,从来不会为生活愁,而姜晓却不一样。她连大学学费都是靠每年的奖学金才交上的。也就是这样的环境,造就她那坚硬的性格。

    对于周一妍要去娱乐圈展,周修林没有再反对,但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赞成。

    周一妍见他不说话,转开了话题,“不过我要先休息一两周。这两天我们高中同学要聚一下。”

    “你们高中同学还有联系?”

    “平时没怎么联系,不过大家知道我回来,打算办一个同学聚会。正好我们那个班今年大学毕业,有些人也回晋城工作了。”

    周修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刚回来,今晚早点休息。”

    周一妍笑着,“遵命。”因为是女孩,妹妹又比哥哥小了六岁,家里所有人都宠着她。有个周修林这样的哥哥,也是她的骄傲。从小,她的同学玩伴都羡慕她,有个王子一般的哥哥。

    半夜,周一妍正在和以前的同学聊天,楼下车库传来动静。

    那声音在静夜中显得格外清晰。她拉开窗帘,探身一看。这么晚了,哥哥怎么还出去。

    周一妍满心疑惑,难道哥哥是去见女朋友?不然大晚上还出去谈工作?

    是去见程影吗?

    改天她要去问问。

    第二天早上,姜晓迷迷糊糊地醒来,洗脸换衣服。七点多的时候,她收到一条信息。

    【我在楼下。】

    姜晓盯着手机看了好几秒,才拿起包下楼。

    一出宿舍楼就看到他的车。她微微皱了皱眉,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幸好这栋楼都是大四毕业生为主,很多人都离校了。

    周修林下车,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两人目光相视。

    姜晓硬着头皮说了一个字:“早。”

    周修林一个人在车上坐了半宿。他看着她,一身灰色长裙,背着黑色帆布包,头也披下来,还戴上了黑框眼镜,大概是为了掩藏自己。

    不时有人走过,姜晓想快点离开,免得被认识的人看到。可终究还是被人看到了,还是他们班的同学。

    “姜晓——”同学看看她,又看看一旁的周修林,脸上满是惊讶,幸好还能克制住自己。

    姜晓皱了皱眉,她在娱乐圈也待了一段时间,见识多了,所以她对周修林的美貌也自动免疫了。说实话,周修林要是去娱乐圈展肯定能大红大紫。她能这样,不代表别人见了周修林不花痴。

    周修林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你同学?”

    姜晓嗯了一声,“雅楠,早。那个,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女同学目光却直直的看着周修林。

    姜晓见周修林没有要上车的意思,抬手拉过他的右手,催着他,“走啦!”

    周修林眸光微微一变,扫过她的手,又看看她的脸,嘴角暗暗一笑。再怎么装老练,她也还是个刚毕业的学生,会害羞。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姿势优雅。

    姜晓根本不敢回头看自己的同学,她知道,这下肯定会传开了。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她的手机响起来。

    【天!姜晓,你男朋友好帅!他的车也是!】

    姜晓想撞墙,回头看着他,“你为什么把车开到我们楼下?”

    周修林静默片刻,“我说我来接大四的学生,门卫看了我的证件便放行了。”他的声音沙哑难辨。“大概是以为我是大四学生家属,接学生回家吧。”

    姜晓咬牙切齿。

    一路两人都没有说话。

    经历了一些事,姜晓竟然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压抑尴尬。

    早晨的路况出奇的好,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一家私立医院。

    车子停好后,周修林侧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姜晓——”他隐忍着自己的情绪,他尊重她的选择,可不希望日后两人后悔。

    姜晓嗯了一声,等待着他的下文,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走吧。”

    和上次一样,又是一番检查。不一样的是,这次有他陪着。

    各项检查都非常快,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医生拿着化验单进来,“周先生,我有些话要和你单独谈一下。”

    周修林看了一眼姜晓,“稍等一会儿。”

    姜晓很想说,就在这里谈吧,可到底把话压下去了。“你们谈,我出去走走。”

    周修林抿了一下唇角,似是思考了一下,“注意安全。”

    她笑笑。

    姜晓一走,医生直接将实情告诉了周修林,只见周修林的脸色越来越差。

    许久,他终于开口,声音干涩,“手术取消。”

    姜晓漫无目的地走着,大脑依旧很乱,可是心却出奇的平静,不知不觉她走到了妇产科。最后驻足在用婴儿室。刚出生的小婴儿,一个个都皱巴巴的,睡着了还举着小拳头。

    几个月后,小豆芽也会这样的。她突然吓了一跳,心脏莫名地加跳动。那一刻,她很想去摸摸小婴儿的手。

    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身边多了一个人。她侧,看清了来人。

    周修林周身都透着冷气,“姜晓——”

    “周修林——”她打断了他的话,这是她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叫他的名字,“我想生下这个孩子。”她的眼睛又黑又亮,表情执拗。

    周修林猛然盯着她,眸色瞬间一动。

    “我知道医生和你说了什么。”她扯了一抹笑,“如果我做了流产手术,以后我可能都不能再有孩子了。我知道。”

    周修林听了她这般话,脸色又黑了。

    “我现在想生下这个孩子。我知道以后我会面对什么,可能会有很多困难,可能我也不会是个好妈妈。人生有太多不确定,可现在我确定,我想要这个孩子。”

    周修林喉咙上下滚动,声音微紧,“我是孩子的父亲。”

    姜晓呼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轻轻低语,“我还这么年轻,就要做妈妈了。”她心底深处原本舍不得吧,医生的话又让她松动,再看到小宝宝后,她整个人都无法狠心不要肚子里的这个小豆芽。

    周修林拉住她的手,脸色终于缓了几分,似冰水融化,他的眉宇间竟是温柔,“孩子就在这里生吧。”

    “还有八个月呢。”姜晓撇嘴回道。她自动屏蔽了一些事,比如,昨天他说的——结婚。

    “先回去吧。”

    姜晓咬咬牙,“周总——”

    周修林眉心一蹙,似有不悦。

    “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她沉不住气,觉得有些事要说清楚。

    周修林瞅着她,“换个地方说。”

    结果他口中的“换个地方”就是他的住所。

    姜晓走进来,就感觉扑面的男性气息。她站在门口,步履困难。

    “我这里只有矿泉水。”他拧了一瓶递给她,“坐吧,你想和说我什么?”

    姜晓咬了咬唇角,坐在一旁的沙上,背脊挺直,紧握着矿泉水瓶。谈判她可不是周修林的对手。

    她沉默着,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周修林见她一脸郁结,慢慢开口,“我觉得孩子应该在一个完整的家庭成长。”

    姜晓点头。是的,她也这么认为。

    他就那么望着她,一字一字沉声说道:“姜晓,我们结婚吧。”

    姜晓沉默片刻,才说道:“结婚是一件很神圣的事。”

    周修林期待着她的话。

    她却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想要这个孩子?”

    周修林望着她,“那你为什么在最后放弃了你原先的决定?”

    姜晓脸色微微沉,“你说,有没有人会因为自己的稀有血型,怕以后不能再有孩子,而选择生下自己第一个孩子?”她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又想要一个答案。

    周修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姜晓是以她的提问,模糊了他刚刚的问题。他勾了勾嘴角,“好了,我带你去看看房间。”

    “我没说要住你这里。”

    “你的东西过两天我让人去搬。”

    “我自己可以搬。”

    “如果你不想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们可以只办手续,不对外公开。”

    “我没说要和你结婚。”

    她似是习惯了和他唱反调。

    周修林也不生气,“你想继续做经纪人,等孩子出生后,可以继续去公司上班。”

    姜晓想不出反对的理由了。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