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挪威的森林 > 一
    【2b小说网 www.2bzy.com

    ()

    我推门进去,她坐在床沿。红色羊毛开衫里面是白色衬衫,领结显得特别干净,领角分明尖锐。头发微卷,还能看得见些浅黄的发梢,衬得肤色雪白。淡妆,五官却还是立体而有雕塑感,眼神里有按耐不住的慌张。想出口说些什么却没有听见声响的时候我发现她落在下唇的牙齿很白很整齐。往下我才发现她穿着件装饰的深色短裙还有厚厚的冬日裤袜。鞋子已经脱在旁,是大部分女士都会穿的皮质长靴,小脚细长。她右手的大拇指忘情地扣着左手的食指,已经有条深色的痕迹,黑色的指甲油在她纤细好看的手指上让我有阵翻涌。

    我们在网上已经聊了很久,看过她照片,不对,是很多照片。大雪中抱着雪人撒娇可爱的样子,春天江边草地上闭眼享受阳光的脸庞,夏天利落短袖加短裤的酣畅大笑,秋日漫步校园的甜笑。我都见过,都只是在二维空间的照片里,她告诉我这些都是同个人给他留取的照片。那人有她懂事后唯躲进过的怀抱。不用赘述,他们感情特别好,因为笑容。笑容是天下最真实的东西之,伪装不出幸福。

    我们认识不巧,很俗。我需要个朋友,她在网络世界中回复我的搭讪永远只是“呵呵”。我“你好”了无数遍,她“呵呵”了无数个。我光火地以为她是在耍我,因为我也执拗地只说你好,于是有点像是杠上了。个月后,她在我“你好”的后面第次没说“呵呵”,而是,“我不好”。

    她的头像变成抹灰色的天空。那时我才开始回忆她之前的头像,个干净微笑模样的女人。

    “天空阴霾了吗?外面阳光正好!”

    “好像阴了很久,还很闷。”

    “我不太喜欢你的天气。”

    我知道她在我附近,和我样看得见外面很好的春日阳光,现在是去婺源看油菜花最好的季节。

    “好像没办法,天气预报说,再也没有晴天了。”

    我有过类似文艺青年的谈话,大家都不拆穿对方所谓文艺的比喻,把话说得深沉隐晦。不过,我已经过了觉得这些话很有意思的时候。甚至觉得有些难以接受,矫情和莫名其妙。

    “天气预报大多瞎扯吧。”

    开始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在严肃认真的时候我总是表现得局促而老套。

    “是吗?不知道。”

    “大概是的吧。”

    我有些反感这样的气氛,不想继续。于是起身想去附近的学校打球。

    “对不起,朋友招呼我打篮球去。你可以午睡会儿。”

    她没有回复我什么。

    生活在这世上,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阴暗的小屋,我们没必要把这些东西放在心里最中央的位置上,把生活都染得黑洞洞。你就把他踢在边,越远越好。时时刻刻都不要搭理它,避之尚且不及,因为他时刻准备着侵蚀你的情绪,首歌个人处地方的水波,都足够诱发它,它就有了能量出来乱窜。对于这些阴暗的东西,我们的生活就是把他们收服,放在边,周而复始。于是我喜欢那种疯疯癫癫,满嘴跑串的妮子,她们活泼得让全世界都璀璨烂漫。单单对我们个人,世界很简单。

    那天球打得很爽,春天的缘故,没有出很多汗,劳累的身体却很轻松惬意。

    打开手机,会儿手机震动。

    “这世界好像没人了。”还是她。

    “你是说我不是人吗?”我不喜欢这样的话,像穿着旗袍的姑娘正儿八经地操着川普朗诗诵词,见仁见智的文艺但没有韵味。可我还是敷衍地回了句。

    “你有那种感觉吗,午后从床上醒来,周遭没人,那个时间总是那样,于是安静得很凶,只有自己。点点阳光挂在窗口,只有点点,嗯,那是夕阳了。虽然听得见路上车水马龙,却越发觉得这世界没了人烟的错觉,只剩下自己个。摸摸枕在身下的右手,有些发麻,让你觉得都能听见麻麻的声音。被子外面的脚踝磨到被子感受到布料糙制的纹路”

    自己下被打翻在地的感觉,类似的感受在心里再出现过,于是我戒掉了午睡。我是男人,社会需要男人果敢坚强,这样的感觉是需要羞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在努力控制,不让这我以为是懦弱的情绪轻易出现在生活中。但那种感受真的是切肤的忧伤,我真不爱忧伤,可那就是我心里的小屋子。特别不爱说起这些感受,当她说起来的时候自己就好像经历了次那样的午后,心里的小黑屋被她催发了。她说的话和之前是完全个阴暗调子,可因为我的同样经历而变得感同身受,觉得疼痛,疼痛和忧郁不样。疼痛和忧郁都是肉麻的字眼,但是在这世上确实存在,现在发生了。

    对她忧郁的反感我心理上是本来是有预设,以为她是和穿着旗袍表演朗诵的姑娘是回事,那是让我咬牙讨厌的。但我瞬间感受到她真实存在的阴霾,我开始看见她在那坐着不言不语的真实忧伤。她心里埋着什么东西?

    “是的,那种感觉不太好受!”

    我承认最初是因为需要朋友,搭讪很自然,不真诚,后来是敷衍甚至有些反感。现在,我有些打开心扉。

    我接着询问:“心里有事吗?”

    她又没有回答。

    洗了澡,我坐在窗子边的椅子上打开电脑。我有些回忆,因为黑屋子被她的“午后”催发。可我已能稍稍控制住它,它跑不出我的手心,虽然我希望它能滚出我的心。

    心里少了丝孤单。被关在暗房里的人,听到回应的声音,总会心安些,就算和你样也在呼救。

    “在干吗”,我主动询问她。

    “刚吃了饭,准备去散步。”

    她心情好了,可能是我自己多想了,她只是某个午后的傍晚,夕阳把春日最末的温暖天空染得太深的缘故,有些难以自持的忧郁是难免的。忧郁是人类直有的基因,每个人都会,甚至点悲伤都没也会因为或者别的什么缘故忧郁。我这么想。

    “你多大了?”我打算开始实质性地聊天。

    “去年二十八。”

    她比我大岁,“我今年二十八。”

    “土著?”

    我是正儿八经在这城市飘的屌丝。大学,毕业直在这,因为不太喜欢大规模变化,直赖在这,也不知道下步去哪里。

    “是,这儿土生土长。”她回答。

    我告诉她,我不是,我是如何在这城市飘,为什么在这城市飘。她没有太大反应,她好像很累。

    “我需要个那样的朋友。”我直接又隐晦地告诉她。

    “如何的朋友?”

    “结合!”

    “你是说做爱吗?”她懂了。

    “嗯。”我默认,忽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对她用这样的方式会让她反感,因为她好像和别人不太样。我想马上告诉她,我写错了,是开玩笑之类的话。可是我没有,我有点期盼她的回答。我知道她可能有丈夫,很可能已经有孩子。我心里瞬间闯过很多东西,之前我已经很习惯这么直接问对方。我有点些违心地推崇《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托马斯说过的性友谊理论。

    她没有回答我,直都没。我也没有再主动找她,我以为那是坦率,既然她不回答便是厌恶,我也不自找无趣。

    你牵着羊的时候,绳子断不断永远是迷。但天上的风筝,线却常常会崩开。心里的黑屋被悬在风筝的背上,线断了。

    我难以自持地又,开始陷入幽篁般的泥淖,所有都变得没滋没味。基因中抑郁被激发了,和春天中弥满的花香样。油菜花开的时候,是抑郁多发的时候。

    我开始每天早上五点多就醒来,感觉世界马上要开战,看到光亮的瞬间心跳砰砰,需要念出声地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安静下来。然后习惯地抚摸自己晨勃又马上疲软的下身,翻弄几下。之后窝在被窝里翻看手机。不停地哈欠,时时左右翻身,眼角生理性地渗出眼泪。房间越来越亮。阳光是被倒进来的,时光却是被推出去的。

    人在没有办法或者不知道如何的时候,会做些平时自己不会做的事儿。这时候我给她发了信息。

    “你叫什么?”我以客套开始,心理预想她并不会理会我,甚至已经在黑名单中躺了很久。

    几乎是同时间她的回复:“叶林。”

    “爸爸姓叶,妈妈姓林?”

    “是,你呢。”

    我告诉他我叫,赵旨杰。

    “很正能量的名字。”

    “是,不过是爸爸妈妈给的符号。”

    我紧接着问:“你醒得有些早了?”我以为二三十岁的男女们都应该是睡不够的时候。正常的时候我也睡不够。所以好奇她这么早醒,可能也隐含着我试探她的故事。直觉还潜伏着告诉我,她应该是有故事。悠悠的人,不是有故事就是有教养。

    “睡不着,你呢?”

    “样。”

    “你有心事吗?”她反问我。

    “有些。”我是个自私的人,在难过的时候我乐于向别人倾倒自己的垃圾,希望别人安慰自己,即使只是定意义上的陌生人。但我知道我不能说,这次这样心事我只和切身贴近的人述说过。曾经和个陌生人说起也让我心里十分不舒服,于是心里坚定地以为我不要告诉她,即使我需要安慰。

    她只是哦了字,没有别的。她和我不样,我有些变态的窥私癖。有些时候我蔑视自己,因为窥私会给我快感,身心的。

    为了能继续下去,我问:“你呢?”

    “还好,只是天气很闷。”

    我很好奇,外面清晨的天气是清爽的,分明要向明朗春日长大。

    忽然之间若有所悟,我理解到闷的感受。刚醒来的时候,我心怦怦的时候就闷得厉害。她的文字好,让我能形容出些贴身的感受。

    “你为什么需要那样的朋友?”她问我。

    “我也不太清楚。”我这么问答,其实我知道,我需要通过性证明些事情,让些事情给我信心。人都应该知道自己做的任何事情的缘由,说不知道是不能或不想告诉你告诉你,也或许是莫名其妙到自己都觉得荒唐

    “和不爱的人做爱,只能叫性交吧。”

    我愕然,她直接用这样的字眼和我聊天。

    我努力自圆其说:“不全是吧,爱不是什么天上的云朵,那么不容易碰触,它只不过是云朵转变而成的雨滴罢了,哪天下了就是下了,有时候下得莫名其妙。大多数人爱来得很肤浅,并不深刻。”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她明明是问我为什么和不爱的人做爱,我企图告诉她性能带来爱,但是我却告诉她爱其实来得很容易,也很肤浅。而她明显理解成,我会为了和她做爱而爱上她。其实不样,她还是以为爱是做爱的必需品。

    “爱不肤浅。”她告诉我。

    我知道她和几乎所有的女孩子理解的样,把爱理解的十分狭义。就是如小说故事中说的,非你不可,宁死不舍等等完美的爱情。比如我们都是人,有些人就是长得又丑又胖,爱情也是,有些爱情就是短暂肤浅的,这和我们不能说又丑又胖的东西不是人个道理,不完美的爱情也定是爱情。

    我不破坏她的爱情观,我已经没有说教的欲望和个性。

    “有些人的爱不肤浅。”我浅浅地回答。

    后来我知道她的爱真的不肤浅,她甚至像珍视生命样珍视爱。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