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欧冶子 > 第十章 巾帼英姿
    【2b小说网 www.2bzy.com

    陆之焉一招退敌,众人不禁对她刮目相看,符照笑了笑,道:“臭丫头,这招解的真好啊。”陆之焉嫣然一笑,道:“知道厉害的话,便将环佩交出来。”符照道:“还想着环佩,你杀我好朋友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陆之焉秀眉一竖,道:“我六师兄被你打伤的事,我也没和你算账呢,他如今还在客栈里由我小师弟照顾着,也不知好些没有。”

    符照哼道:“受伤而已,算得了什么。”陆之焉道:“你好友是被你主子杀死的,有与我何干?”符照微一愕然,脑海之中似乎又响起了那个声音,他忙闭上双眼,用力的摇了摇头,陆之焉见他举止怪异,便问道:“发生么疯了,我再说一次,环佩拿来。”

    过了一会,符照才又睁开双眼,他按了按胸口,道:“环佩在我这,你有本事便来啊。”说完纵身跃起,一剑猛向陆之焉胸口刺去,陆之焉斜身避过,短剑乘势向上一拨,立时便将符照的软剑卸在了一旁,符照再次失手,心中大急,断喝了一声,手中软剑连变数招,将一套“一枝芳华十二式”剑法使得环环相扣,连绵不绝。

    陆之焉身法灵动,见招拆招,即使对方攻势再猛,剑招再奇,她也依旧气定神闲,应变自如,只见她出剑时忽快忽慢,动静无常,时而如玉女穿梭般迅疾直接,时而又似渔女撒网般左右打探。反正无论她如何出招,总是能将符照的招式一击而破。

    符照成名多年,不料今晚却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逼得手忙脚乱,心中当真又气又愧,秦勿怀此时正坐在一旁休息,他见陆之焉攻守有度,剑术精妙,不禁暗自心想:“陆姑娘这手剑法端的了得,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剑法却已能达到如此修为,真是后生可畏啊。”

    陆之焉神游八方,一柄短剑被她使得越来越快,剑光飞舞间,恰似万道银虹,将对手的眼睛闪的难以睁开。符照身陷剑网,心知长久下去非死必伤,于是连忙甩开软剑,凝气使出了他的看家绝学“凭虚御剑”,秦勿怀知道此招厉害,忙出声叫道:“陆姑娘,当心啊。”符照冷笑一声,道:“小丫头,受死吧。”说着气贯剑身,凌空送出软剑。

    软剑来似流星,俄顷之间便将陆之焉编织而成的剑网尽数破去,陆之焉见状一惊,忙挥剑防御,不想剑势未成,符照便已携剑绕到她的背后,陆之焉正自寻找敌踪,全然不知对手已来到自己身边,只见符照运指蓄劲,忽地手臂一挥,控剑劈向陆之焉的后背。

    陆之焉只觉背后风响,她心知不妙,想要立即转身抵挡,却哪里还来得及,眼见陆之焉已是在劫难逃,忽听得“当”的一声,符照的软剑顿时被一股大力荡了开去。

    符照伸手接过软剑,定睛一看,原来出手荡开他软剑的,却是秦勿怀。陆之焉死里逃生,心中不禁暗自庆幸,她转身回头,见秦勿怀正手握长剑,站立在自己面前,虽然秦勿怀此时身负重伤,但在她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便如高峰耸岳一般,即使天地塌陷,他也可以一直屹立不倒。

    符照见秦勿怀横插一足,致使自己功亏一篑,直气的一张白脸变成了紫红色,他大声喝道:“姓秦的,你几次三番坏我好事,你到底想怎样?”秦勿怀哼道:“我还想问你呢,你们残害无辜,想要驴车为何不能出钱去买,而非要做那杀人灭口的勾当。”符照一呆,道:“血口喷人,那驴车是公孙灵抢来的,与我们何干?”秦勿怀摇头道:“你们眼见公孙灵杀人抢车,却不出手阻止,反而还和那老贼狼狈为奸,这难道是一个侠义之士该做的事吗?”

    符照哈哈一笑,道:“废话少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姓秦的,你想要替天行道吗,尽管来。”刘驯之忽地大声道:“符护卫,你专心对付秦勿怀,这个陆姑娘就交个我们吧。”陆之焉闻言,轻蔑笑道:“两个无能之辈,以为姑奶奶会怕你们吗?”

    符照转头道:“公子爷,那你当心了。”说着斜身挺剑,欺到秦勿怀身前,秦勿怀见他袭来,只好强抑伤痛,挥剑又与他斗在了一起。

    秦勿怀右腿有伤,腾挪之时已不复之前灵动,因此他只好加重剑上的力道,想要争取以最少的招式来打倒对方,符照为人精明,见他出剑之时力道渐沉,心中早已猜到对方心思,他冷笑一声,道:“秦勿怀,你想要化繁为简,一招杀敌吗?”秦勿怀见他看穿自己,不禁暗暗吃惊,寻思道:“这符照眼力好生了得,看来我得速战速决了。”一念及此,手中劲力不断加大,“噬焰”本是一把较为轻巧的长剑,但此时被秦勿怀以重力使来,却犹如一把能够开山凿石的利斧一般,直震得符照的虎口隐隐作痛。

    符照只和他拆了十余招,握剑之手便感到酸痛不已,他忙剑交左手,使出了他多来自创而成的“逆剑道”,此门武功是将他原本所学的剑法尽数反过来施展,以一种截然相反的出剑手法,来限制住对手的出招,虽然常常能够攻其不备,坐收不俗之功,但是却因为施展之时太过耗费心力,因此符照若非万不得已,一般是绝对不会轻易使出这门武功的。

    符照的左手剑丝毫也不逊色于右手,他心中默运心法,将原来用右手施展的剑招全部改为了适合于左手使出的招式,只见他手腕一转,本来该是自左而右斜撩向上的一招“春风拂柳”,却竟然变成了另外一招自右而左斜劈向下的古怪招式。

    秦勿怀面对符照一连串相反的剑招,顿时感到茫然无措,只觉无论如何留心观察,都始终无法准确的挡住对手的剑招,便是对方有意使出了一招破绽百出的剑法,自己抵挡起来,也是觉得颇为吃力。

    符照凝神静气,将“逆剑道”施展的淋漓尽致,不一会儿,他便在秦勿怀的身上又多添了几处伤口,秦勿怀眼见对手的剑招明明都是自己知道的,但偏偏就是无法出招破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似曾相识的剑法一招招的在自己的身上划过,而自己却兀自无能为力。

    请大家继续支持,前方即将高能哦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