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欧冶子 > 第十二章 世外桃源
    【2b小说网 www.2bzy.com

    老者一边驱车前行,一边不停的引吭高歌,只听他才刚吟唱完了一首《鹿鸣》,跟着便又吟唱起了另外一首《正月十五夜》,陆之焉坐在老者身后,一路上听着他喜庆悦耳的歌声,心中倒也觉得舒坦不少,有时听到自己熟悉之歌时,她还会不自觉的跟着那老者轻轻哼唱起来。

    老者听见陆之焉在身后轻声和唱,胸怀顿时更觉快慰,哈哈大笑了几声,别头说道:“小娘子好嗓子啊,老朽再唱下去,可就要让小娘子笑话了。”陆之焉低笑一声,道:“老丈哪里话,是我在你面前班门弄斧了。”

    老者摇摇头,道:“小娘子谦虚了,老朽活了这么久,除了裘夫人之外,你是我听过唱歌最好听的人。”陆之焉听他口中老是提起“裘夫人”三个字,不禁心下好奇,问道:“老丈,那位裘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听你常常夸赞她,我都忍不住想要见她一面了。”

    老者伸手搓了搓下巴,道:“裘夫人吗,那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女子啊,不仅生的美若天仙,而且更是贤惠聪明,那桃源县的百姓们,无论男女老幼,都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陆之焉听他对那裘夫人评价如此之高,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了仰慕之情。

    忽听那老者轻叹了一声,陆之焉问道:“老丈何故叹气?”老者眯着眼道:“裘夫人虽然冰雪聪明,可惜却嫁给了一个无所事事,整日游手好闲的丈夫,真是好花插在了牛粪上。”陆之焉喃喃道:“是吗,那还真的是可惜了。”老者斜眼向她一瞥,道:“谁说不是呢,认识她的人都为她惋惜,不知她为何要嫁给一个像裘兄弟这样的男子。”

    陆之焉展颜一笑,道:“可能她丈夫也并非全无可取之处吧。”老者道:“你错了,那裘兄弟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家伙,他每天除了喝酒钓鱼,什么事都不干,是个十足的懒虫。”陆之焉听老者把那个裘兄弟说的一无是处,心中不禁好笑:“这裘氏夫妇倒也有趣,妻子被人赞不绝口,丈夫却让人贬得一文不值。”

    老者拿起酒壶喝了一大口酒,又道:“再过不久,我们便到桃源县的龙潭镇了,到时你就能见到他们夫妇了。”陆之焉道:“我真的很想见见老丈口中的这对夫妇。”老者笑道:“嗯,老朽也终于能喝到那人间仙酿了”

    陆之焉道:“他们夫妇是本地人吗?”老者摇了摇头,道:“不是,他们是四年前才搬到这桃源县的,听说他们原本是定居在北方的,只因为向往陶潜笔下《桃花源记》里的秀丽景色,才决定远迁至此的。”陆之焉道:“那他们还真是性情中人啊。”老者道:“也幸得他们乔迁至此,我才能有美酒下肚。”陆之焉见老者三句不离美酒,十足一副酒鬼的模样,不过这个酒鬼是好酒而非滥酒,因此看起来却显得十分的有趣。

    之后,陆之焉和老者一路闲聊,交谈之中,她得知老者姓沐,乃是湖南衡阳人士,因为馋于裘夫人所酿制的桃花酒,是以每年开春时节,他都会特地驱车来到桃源县,向裘夫人讨些美酒去解解馋。

    马车行走甚慢,一直待到当天下午,陆之焉他们才总算来到了桃源县,老者一到桃源县,便立即抽动鼻子,深深的大吸了一口气,一面吸气,一面笑道:“好香好香,我似乎已经问到了桃花酒的味道了。”

    陆之焉也跟着深吸了一口气,但觉除了幽幽的桃花香气以外,却哪里有一丝酒的气味,老者意犹未尽,道:“不行了,馋虫都被勾出来了,得快点。”说着皮鞭急挥,直抽得老马连声嘶叫。

    陆之焉端坐在马车上,两眼不停的观赏着周围的绝色风光,只见道路两旁桃树相连成片,朵朵桃花绽放枝头,红白相融的花瓣在艳阳的映照之下,显得格外的缤纷绚烂,陆之焉看着眼前娇嫩的花朵,不由的感到如痴如醉。

    又过了一会,只听得四下传来了鸡鸣犬吠之声,马车一路前行,陆之焉也不时的能看到有行人从自己的身边走过,这些行人当中,有上至八旬的黄发老者,也有下至五六岁的垂髫小儿,可无论年纪大小,在他们的脸上,全都洋溢着愉悦的笑容。

    纵横阡陌间,男人们正在犁田播种,卖力干活;屋舍房檐下,女子们正在织布纺纱,细心劳作。大伙之间分工合作,彼此营造出了一个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

    陆之焉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禁感叹道:“我本还道陶渊明夸大其词,如今看来,却是我见识短浅了。”老者哈哈一笑,道:“此地确实不错呀,姑娘,我们已到龙潭镇了,裘夫人的家就在前面。”陆之焉抬眼望去,只见在不远处的小溪旁边,有着一间用树木搭建而成的简陋屋舍,她伸手向房子一指,道:“是哪里吗?”老者点头道:“对。”

    马车还未靠近小屋,便听见一把稚嫩的声音传来道:“沐爷爷,又来讨酒啦?”陆之焉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年约五岁的小男孩正从前方的草丛之中钻了出来,男孩小脸粉嫩,颈戴银锁,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甚是活泼机灵。

    老者见到那孩子,忙下车将他一把抱起,还不断的用手去挠他的咯吱窝,小男孩被他挠的咯咯直笑,半晌方道:“沐爷爷,我跟爹爹打赌,说你今年一定会来得更早,爹爹他不信,还非说你一定会来晚,不过如今看来,是我赢了。”

    老者笑道:“是吗,那我们炎儿可真厉害啊。”说着又用额头去蹭了蹭他的肚子。男孩笑了笑,得意道:“那当然了。”老者问道:“你爹爹妈妈呢?”男孩道:“爹爹还不是老样子,每天钓鱼,妈妈在屋里干活呢。”

    老者点点头,道:“那我们过去吧,对了,妈妈的酒酿好了吗?”男孩笑道:“前些日子刚酿了些,不过眼下可还喝不得。”老者道:“我知道,我先带回去,等时候到了再喝。”男孩道:“沐爷爷是老酒虫。”老者呵呵一笑,道:“也只有你妈妈的酒才能解我的馋虫了。”

    说完将男孩放在了马车上,男孩见到陆之焉,一双眼睛登时睁的大大的,他怔怔的看了陆之焉片刻,忽道:“沐爷爷,这个姐姐是谁啊?”老者道:“这位姐姐姓陆,是爷爷在路上结交的朋友,我告诉你,她唱歌可是跟你妈妈一样好听哦。”男孩道:“真的吗,我看姐姐长得也很美,跟妈妈一样美。”

    陆之焉俏脸微红,道:“你们别取笑我了。”男孩摇了摇头:“是真的。”忽地,男孩斜眼瞥见了躺在一旁的秦勿怀,他见秦勿怀闭眼昏睡,满身伤痕,心中不由得感到略略一惊,陆之焉见他害怕,忙出声安慰道:“小朋友,别怕,他是姐姐的哥哥。”

    男孩挺起胸膛,道:“我不怕,只是他伤的好重啊。”陆之焉看了看秦勿怀,道:“对啊。”男孩见陆之焉神色哀伤,忙道:“姐姐别担心,我妈妈治病很厉害的,她一定会帮你把这位大哥哥医好的。”老者这时也转过头来,道:“是啊,裘夫人医术很好,或许她能治好这位兄弟也不一定呢。”陆之焉叹了口气,道:“希望如此吧。”

    年关已到,更新较慢,请大家见谅了,谢谢。

    更多精校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